阿勒

合金装备/非人学园/hitman/全境封锁
/文豪野犬
【拔屌无情,挖坑无数】
【在写了,在写了,你勒哥哥什么时候骗过你】

【钟琰】贝斯怪物

  【绘爹生日快乐】

        【我好菜一弟弟,什么都写不出来】


         那对非都来说是一个特殊的傍晚,橘红色映染着的天空中,不明的巨大猫猫飞行物从天而降,降临在非都人的生活中,一场盛大而奇妙展开的live,从那天开始,扎根在了人们的生活中。


  就在那一天,钟馗与那个在寻找着“人器”的少女相遇了。巨大的不明猫猫物体降临在了非都唯一指定空地上;仿佛一场闹剧,没有人受伤,它就这样理所应当的降临了。钟馗当时就站在猫猫边上,他...

【钟琰】献祭 〔4〕

 【这大概是钟琰系列唯一完结长篇】

    【琰萝酱生日快乐嗷】

    【我猜各位好像已经忘记前文写了啥了,事实上连我也忘记了】

   

     他们走在夜光下的道路上,靴子蚕食着落叶发出叶脉破裂的声音。在达成了某种默契之后,教会曾经最强的恶魔猎人与他的继任者成为了同行。

  大鹏对于他给予钟馗的帮助的理由是:“想给这个故事一个不那么悲观的结局。”但是恶魔猎人的言语和恶魔一样不可信,正因为他们的职业是与恶魔周旋,所有要学会说更多的谎言,把谎言堆砌在信任之上,堆...

发点自己编的后续

【觉刺】与那日失去的穷凶猛兽 〔1〕

  

【事给maku的觉刺】

【ooc预警】

【然后后续可能要等半个月了】


         别哭出来或者触动警报。黑暗中,有人捂住她的嘴,这么说道。


  但是如果你藏的太深,只会听见那个人如履薄冰的脚步。脚步声,稀碎而轻柔,就像许多年前曾经习以为常的恶作剧


  你得守护住和他的秘密,否则你将永远失去他。


  Flaky骤然惊醒,梦中那个在暗处搜索着她的背影带有久违的熟悉感,如同呼吸一般细小,却又相伴相随。她没有什么朋友,没有亲人,没有名义上值得挂念的人,但是你能背叛名义,你能背叛自己的内心吗?...

【钟琰】救赎 [1]

【是我 我又开新坑了】


  她很美,也很贵。


  我买不起她,但是我仍想尽办法带走了她。


   ——钟馗 1493年某月某日


  这是一个足够俗套的相遇,钟馗在酒馆里点了一杯果味的鸡尾酒小口地抿着,回想起自己在某个小国吃过的固态球状硬糖的感觉。在酒馆外面派发传单的小男孩想讨口水喝,匆忙的步伐使得他与从他身边经过的男性相撞,传单散落一地,但有一张飘到了钟馗的桌上。


  一场平常的拍卖会,但是在显耀的地方印着今晚会有特大的压轴惊喜。


  他原本对这种东西提不起什么兴趣,但从来到这座城市就隐约感觉到了什么难以根除的魔力,似乎来自于某位古老的魔女。为了确认他的这种感...

  “既然正常谈话做不到那就用棒球棍,在秩序建立起来之前,讲任何道理都是没有用的。”那个带有成熟的小麦气质的少年,挥舞着他的棒球棍,对着不存在的球挥棒。


  永远阳光,永远能拥有自行转换自己的感情的少年,永远令人羡慕的少年。夏天的拖鞋拖沓的声音,空无一人的自动售卖机啦,还带有下过雨之后被清洗了一切的好闻空气,那个少年,带给人的感觉就是这样。


  “总之,不挥棒无法改变任何事情。”


【一点大圣X06】

【安玫】橘子软糖

【是阿彩点的刀】

【是刀就算了还很短就算了还急刹】


  在安塞尔的家乡,由于矿业发达,经常会有在矿井里滋生的传染病传播,当时的城市早早就给易感染的儿童群体打了疫苗,那是也他第一次接触针管。医生为了哄住孩子,常常会发放橘子软糖,而安塞尔因为打针的时候尤为安静,每次他得到了额外的一颗软糖,那种从舌尖蔓延开的甜腻滋味总是让他忍不住想和别人分享,但是他一直缺少朋友,所以最后两颗糖都被自己吃掉了。


  A4行动小组新来的那个女生,他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脑子就想起了那个味道。


  玫兰莎可能是唯一一位会对他隐瞒咳嗽的干员,他即使只是实习医生,像这种小毛病还是很轻易就能看得出来的,其他干员总...

【芥敦】窒息

【感谢柯爹让我随缘写稿】


  是雨夜,空气连同他的伤口一样粘稠,那种粘腻的感觉,仿佛是所有痛苦的后遗症一般要将他吞噬。此时的芥川,只想找个地方好好地泡个热水澡,再清洗他沾染了黑色血迹的伤口。


  亦或者,与喜欢的人拥抱在一起。


  后背上黑色的血迹,有一部分是他的,另一部分则是由他创造的一位死者的。这次的目标过于棘手,哪怕是明明知道自己毫无胜算,也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将芥川扑倒在地,然而只落得个被罗生门的尖刺贯穿躯体的下场。但是死者的异能力是血液具有腐蚀性,这也使得芥川不得不面对因为这个难缠的家伙而不得不去检查旧伤口是否被感染。


  这么一想,就不由得想让那位死者的死相更为...

【芥敦】难以喘息

【梗来自柯爹提供】

【因为灵感爆破脑内嗑嗨了所有可能写的有点错漏只顾着自己爽】


  “人虎。”


  他轻轻摇醒靠在他背后的人,那个抓着他的衣角,睡相极其不自觉的人。中岛敦从来都有午睡的习惯,所以这次干脆就在摩托车上靠着他的后背睡了一觉,细软的额发紧贴着他后背衬衣,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在恍惚迷离的夏日午后,他感觉自己流了点汗。


  就因为想要靠着他睡觉,这家伙干脆就没有带摩托车头盔,细软的白发在太阳的焦灼下不知道藏了多少汗滴,而他也因此放缓了速度。中岛敦在他轻声的呼唤中醒来,揉了揉睡眼,边说边打了个哈欠:“我们现在在那?”


  “66号公路上,十分凑巧的最荒凉的...

【芥敦】三难困境:第七日[二]

  这间酒吧坐落在横滨的港口,客人大多数都是附近码头的工人,除了正常的营生之外还兼职着给工人找乐子的职能。所以妓女,皮条客,赌徒,下三滥的不起眼角色在这里层出不穷。酒吧吧台的位置靠近门口,倘若门被某位客人推开,海风会吹起门帘,坐在吧台上的客人便能得到一杯海风风味的酒。


  那个嘴边还留着青春期的绒毛的毛头小子粗鲁地拉开吧台的转椅,向酒保要了一杯最便宜的啤酒。几枚硬币顺着他呼喊酒保的声音被扔到了桌子上,毛头小子说:“加冰,谢谢。”


  “加冰要另付钱,你这里的还不够。”酒保看了一眼硬币的数额,没有动手。


  毛头小子挠了挠头,他本来打算来酒吧找点乐子,但是不巧在身后人堆中的赌桌...

© 阿勒 | Powered by LOFTER